怜箫

当场去世!!
儿子太好看了怎么办!!
有没有小伙伴给我推荐这个色号的口红!!

荣耀一班纪事

85.

  张佳乐又截了张纸条,不过这次是在他的课上。

  不顾孙翔瞬间煞白的脸色,张佳乐打开了这张纸条。

  “叶修起床,打一药材名!

    答案:枸杞。”

  张佳乐不动声色的又把纸条塞回孙翔手里,然后回到了讲台上。

  “咳咳,我们继续讲课,关于德国帝国议会联邦议会……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一班同学听了半节课张佳乐的狂笑。

  再后来,孙翔又被找家长了。

#梗是我今晚编来搞我们班任的,笑了一晚上

#小伙伴们晚安w

等我写完手头的狼辉,就写点文,差不多两三周之内写完(毕竟高三党还请见谅呀)

点文分别是我家仙女 @多点关心多点爱 的叶翔

两位小伙伴 @九思 的王叶

              @泡菜 的雀獭

还有朋友 @夜惜 的六金


希望不要嫌弃啦ww


520我们来点个梗吧!

全职,卜岳,碗,sj,小十七

我都写的!

点了我就写!


荣耀一班纪事

84.

  叶修也是会生气的。

  语文课拖了堂,叶修站在前面开地图炮,底下的大家声也不敢吭,全都祈祷着有人能来拯救他们。

  这时王杰希拿着生物书站在了门口。

  后妈的光辉瞬间笼罩了整个一班。

  在一众一班学子期切的目光中,王杰希开口了。

  “叶修,你去休息会吧,我替你骂他们。”

  叶修开开心心的会办公室了,王杰希站上讲台。

  “呵呵,咱们继续。”

  夫夫搭配,干活不累。


【狼辉】暧昧以上 (上)

#大学校园设定
#甜文不虐
#大概两发完

“你是黑夜里的萤火,看见你,就仿佛握住了光明。”

  这是裴珍映收到的来自李大辉的第92张纸条。

  他把纸条小心折好连着今天用过的荧光棒一起放到抽屉里,纸条的搬运工金在奂坐在对床看着他,乐队的主唱大人今天化了粉红色的眼妆,此刻睁着他一双大眼睛一脸八卦地看着裴珍映,金在奂一边塞着零食一边道:“你们追个人可真麻烦,天天递纸条,这都三个多月了……”

  裴珍映倒是没理金在奂,因为他知道黄旼泫马上就会冲进他们寝室带着金在奂去卸妆。

  他兀的想起李大辉,想起大辉绯红的眼尾,想起眼尾细心贴着的亮片,他被赖冠霖带到前排,对台上的大辉看的那么清楚。那时前奏初响,他看见那双眼眸微合,再睁眼的瞬间,他们四目相对。

  李大辉用口型对他说了一句话。

  Play with me.

  Play with fire.

  手里是不知被谁塞来的荧光棒,他学不来妹子们兴奋的挥舞应援,他只把荧光棒举的高高的,让李大辉只能看见他一人。

  校晚会的主持人是隔壁播音系的两位大佬,玩起游戏又疯又大胆。

  在某位虎姓小公主刚站上去就笑场惨被out后,大辉被推了上去和某位进行主持人继续这个不知是谁提议却突然变了质的情话对决。

  金姓主持人:“你知道,我是有男朋友的吧。”

  台下一片尖叫,一半送给金姓主持人,一半送给其男朋友——台上另一朴姓主持人。

  大辉不甘示弱:“希澈哥呀,我未来男朋友可就站在台下呀。”

  台下又是一片尖叫,这回的另一半尖叫是送给裴珍映的。

  是的,几乎大半个学校都知道李大辉在追求裴珍映。

  几个月前的迎新晚会,少年在台上对着他笑了,一瞬间夺走他所有的视线,于是他把自己的笑容也送给了少年。

  可能这就是爱情,来势汹涌,一发不可收拾。

  “b排10号的那位学长!李大辉今天开始要追求你了,可以吗?”

  他记得在一片起哄声中,他点了点头,用口型对大辉说了一句“好啊”。

  “如果明天还能见到你的话,那就证明我与你的相遇并不只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梦境。”

  这是大辉写给他的第一张纸条,被他小心地将其与自己悸动的心一起收藏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大胆果然的告白很快就会得到结果,可就这么细水长流了三个月,待到两边的朋友们都熟到可以一起聚餐一起唱k的程度,俩人还是没一点进展。

  听说金在奂还拉着自己男朋友黄旼泫在校园网开了个帖子专门打卡李大辉追裴珍映的日期,等到李大辉表哥朴佑镇发现这件事后还带着亲友朴志训一起去堵了裴珍映,质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大辉。

  看着两位全校闻名“凶神恶煞”的粉红香肠团全体成员,裴珍映几乎哭笑不得。

  他怎么会不喜欢大辉呢?

  他喜欢大辉的一切,无关过去,无关未来,和大辉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他当下最美好的时光。至于为什么还没有正式在一起,只是他在等……

  最后是大辉一通电话叫来了赖冠霖和安烔燮把这两个人哄走,剩下裴珍映和大辉,月色正好。

  不知是谁先牵起了谁的手,指节交错,在微凉的夜风里,共享着属于他们的温暖,说起粉红香肠团的恶行,大辉笑的趴倒在他肩膀。

  大辉说:“你再等等。”

  他点头,他从来不需要着急,他自认不是个神人,世间那么多难测的事情,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自己与对方的心意。

  情到深处,不必急在一时。

  他们走在学校的人工湖边,月光洒下来,映出青柳摇曳,人影成双,鹅卵石的小路铺上层月光的澄澈,仿佛湖水溢了出来,满载了未说出口的情意。

  大辉突然停住脚步,对裴珍映说:“你闭上眼睛。”

  他照着大辉说的那样合上双眼,漆黑中感受到的是逐渐靠近的呼吸。他想,大辉会吻他吗?会吻哪里呢?额头?还是脸上?

  可这些都没有,他睁开双眼,大辉的手指抵在他们双唇之间,只不到一厘的距离,大辉轻声说:“这是订金哦。”

  大辉笑的狡黠又可爱,满是裴珍映最爱的模样。

  抵在他唇上的指腹柔软,可这又怎么比得上李大辉的美好。

  他将那只手握在掌心,另一只手揽住人腰,抛却了那一厘之差,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次亲吻。

  他说:“这是预支。”

  回忆被手机的提示音打断,来消息的是他挂在心尖上的人。短信的内容是一个邀请:“明天的电影,一起去看吗?”

  “好啊。”

  他带着微笑回复道。

                ——tbc——

【卜岳】异事录——魈(2)

#现代玄幻paro
#卜岳洋灵
#渣文笔
#私设有,不虐

“今天楼下一大妈说的,这栋楼就咱们楼下住着的一警察养了猫,花色也对的上。”

  因着卜凡这句话,岳明辉和卜凡太阳刚落山便出了门来给人送猫。说起来他们也是刚搬到新居几天,楼下住了个警察这事儿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

  小猫乖敏,窝在岳明辉怀里不愿动弹。岳明辉低头用鼻尖蹭蹭猫儿头顶的软毛,小声说道:“别担心……”

  他们站在楼下301的门口,卜凡一连按了几回门铃都没人应答,还是岳明辉拉住他让他再等等,才使这位警察家的门铃免于摧残。

  干等着也没意思,卜凡便开了话头全当解闷。

  “老岳,你到底想干嘛?这猫除了通了点灵性也没什么特别的了,该不是你也想养一只?”

  “养也不能养成了精的,到时候没了,你不得哭的我更惨?”

  回想起他们前几次养宠物的经历,每每都是不等岳明辉唉声叹气,卜凡就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还要故作坚强的安慰岳明辉。想到这里,卜凡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嘿嘿笑着。

  “你要是喜欢,赶明我也弄只成了精的回来给你当儿子养。”卜凡开着玩笑,岳明辉也是当着玩笑听过,却不知未来还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这时,小猫突然从岳明辉怀里探出头来,伴着脚步声,岳明辉看到了一身制服一脸疲色的警察。

  “陈先生是吧,您的猫……”

  “我靠!你们居然敢偷猫!”

  来龙去脉是岳明辉解释清楚的,这期间卜凡多次想要开口却被岳明辉用掐腰掐大腿的方式阻止。也怪卜凡,刚才那一句“大夏天还你什么棉裤”差点把这位陈警官气的背过去。

  他们正坐在博文家里的沙发上,沙发茶几上还留着不知道堆了几天的泡面盒。

  博文一脸歉意,给岳明辉和卜凡倒了茶,说道:“不好意思啊,这几天太忙了没回家,没想到棉裤能自己跑出来,刚才误会了还请见谅啊。”

  相比于进屋后面色稍带了些凝重的卜凡,岳明辉还是一副和煦微笑的模样,他说道:“没事儿,一时着急误会了也是有的。对了,陈警官,你最近这么忙是办了大案吗?”

  “最近都是些小事儿,就是堆起来太多了。只有半个月前办过一桩稍大点的,不过不方便说。”

  博文大方也谨慎,他抱着棉裤,时不时顺个毛,却没注意到岳明辉双眸中浮起的一层淡金色。

  闲聊了一会儿,茶蕴在杯底,岳明辉带着卜凡便要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岳明辉还抱了抱棉裤,一副亲昵模样,他对博文说:“我和凡子就住楼上401,如果平时忙的话可以把棉裤放我家,还有……”

  “什么?”

  岳明辉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就是您这屋子最近不太干净啊。”

  话说完俩人就上了楼,博文也没多想,还以为岳明辉是提醒他打扫屋子,就没再在意。

  “老岳,那是什么?”

  卜凡自进到博文家中,见到的每一样东西都笼着一层黑雾,其中以博文的身上最盛。

  “是魈。”岳明辉脱了鞋进到客厅,打开了灯,茶几上昨晚的书仍平摊着,他继续解释道:“由恶意汇集,最能蚕食人心。”

  “恶意?他不是个警察吗,怎么还会有这玩意儿。”卜凡不解。

  “这东西在罪犯身上常见,估计是办案子的时候沾上的。不过也恰好他是个警察,魈浮于表面还未入体,棉裤能感受到才逃了出来。但要是时间长了,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祸。”

  岳明辉也是很少见到魈这种东西,但也是清楚这东西的危害的。

  卜凡挂在岳明辉身上,问道:“要我帮忙吗?”

  岳明辉这儿收拾着茶几,一边又得顾着身后的大型挂件,他说:“你是妖它是鬼魅,你伤不了它它也害不了你,不然棉裤还能活着出来吗?我刚才留了点东西在楼下,治这东西需要人的生辰八字,等着吧……”

  岳明辉穿着件白色短袖,而他左上臂原有的大片纹身,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是一只式神。

  于是半夜十二点当楼下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卧槽”之后,岳明辉抱着被惊起的卜凡的腰让他继续睡,他嘟囔着:“把你听觉封了再睡,还有后半夜呢。”

  后来谁也不知道陈博文究竟度过了怎么样的一个夜晚。

  ——tbc——

【卜岳】异事录——魈(1)

#现代玄幻设定
#主卜岳洋灵(part少的章节不打tag)
#渣文笔
#私设一大堆,不虐,ooc算我的

  岳明辉听见了雨声。

  长时间处于黑暗中的人,五感会被极度放大,纵使是岳明辉也是如此。只是这雨滴也不是飞蛾,再渴求窗内的灯火也扑不得。岳明辉放下手里的书看向窗外,路灯的光被玻璃上四散的雨渍折射地支离破碎。想起卜凡仍在外面不由得生起几分担心。

  哪怕是妖,只要是修得了人身,便是另有了副血肉之躯。化形为人,哪怕你长生不老,也要尝遍人世苦甜,一试尘间楚楚。

  好在钥匙拧开门锁的声音还是在这雨敲窗花中脱颖而出,岳明辉踩着拖鞋走过去,卜凡拎伞的手上挂着几个袋子,就连钥匙也是这只手拿着,而他另一边的臂弯里的东西岳明辉一时没有看清。

  接过卜凡手里的东西就听见卜凡一边放伞一边说道:“老岳你不知道,这雨下的这个大,我裤子都被打湿一半……”

  卜凡话音未落,岳明辉便看见他手里抱着的东西动了一下,随后便是一声轻飘飘的猫叫。面对着岳明辉不解中带着疑惑的眼神,他解释道:“楼下捡的,浇的怪可怜的就顺手带回来了。”

  说着,卜凡动了动胳膊,让岳明辉看清了他臂间灰白花的猫。

  岳明辉是喜欢猫狗这类小动物的,他也曾养过不少,只是他和卜凡活的太漫长,十几年于他们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其中也是不少的伤感离别让他来来回回伤心了多次。要说活的长的猫狗倒也有,但那也是一个个成了精的,去何处养得?

  这只猫看起来不像幼猫,颈间还带着个项圈,便知道是不知附近谁家没看住跑了出来的。岳明辉捏了捏猫的前爪,虽湿漉漉的却还是柔软可喜,这只猫倒像是不认生,顺势便被岳明辉带入怀里。

  “你去换衣服吧,别凉到。我擦擦这小猫儿。”

    等卜凡换了睡衣出来,岳明辉正抱着猫坐在沙发上。卜凡凑了上去,一手揽住岳明辉肩膀一手去逗弄被岳明辉放在膝上的小猫。可这小猫对待卜凡却是别般态度,一口咬了上去,在卜凡食指留下小小的泛红牙印。

  “你瞧瞧,这还是我捡回来的,就换了个衣服的功夫,倒和你先亲上了。”卜凡向后往沙发靠垫上一靠,拿了电视遥控器转着台,电视的歌舞没能吸引去岳明辉的目光,卜凡只听见他说,“这猫通了点灵性,知道你能帮它才跟你回来。不过这小家伙儿灵智未成,你太锐利了,所以才不和你亲近。”

  听了这话卜凡倒更来劲了,他拿指头轻轻戳着猫儿的后颈,猫愠了些却咬不到他,这幅样子看的卜凡觉得好玩的紧,便说道:“大家都不是人,你怕我干嘛?妖和妖之间要互相亲近知道吗知道吗?”

  “啪”的一声拍下去卜凡的手,岳明辉笑的连虎牙都露出来,小猫在他怀里蹭着,似在控诉卜凡的罪行。

  “亲近什么?还真把自己当哈士奇了吗……”

  窗外雨声渐歇,岳明辉低垂了头,指腹下是猫前爪上的毛绒,细细软软,猫儿轻叫两声,换得岳明辉眸中思绪闪过,卜凡没注意到这些,只看着电视中的节目偶尔发出一两声吐槽。

  一朵小小的莲花悄然盛开,猫儿闭上了双眼,岳明辉将其安置在沙发一角并盖上毛巾。

  “凡子,你明天打听打听附近谁家猫丢了,明天晚上咱们给人家送回去。”

  “好啊。”卜凡将岳明辉揽得更近,忽又想起什么,问道:“我明天直接把猫带过去不好吗?”

  “听我的,明晚一起去。”

  他们十指相扣,指缝间的温暖都交融在一起,亲昵又缱绻。卜凡将下巴抵在岳明辉发顶,莲花的清香盈在周身,其中生出的安心感让卜凡微微闭了眼。

  卜凡问他:“想去看什么?”

  这个问题岳明辉并没有回答,他只窝在卜凡怀里说道:“我想睡了,明天……明晚见,凡子。”

  晚安吻落下的时候,卜凡沉沉的声音落在岳明辉耳边。

  “睡吧,我在。”

——tbc——

今晚卜岳异事录走起

下午开了个小号带着火气吃鸡
落地没捡到枪就捡着个平底锅
和我一起落地的人捡了把汤姆逊正对着我突突
后来被我用平底锅拍死了
所以
不要惹一个盛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