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箫

要开一篇卜岳的中篇了
可能
预警

翻了oner的空间
比较喜欢自己后面卜岳那一段
放个全民链接
虽然不是很好听xxxxx

手机新壁纸
我对不起萝卜头
不过真的好好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腾讯坑完吐槽一下
它就是想要我下载新版本

真的没人嗑男女主嘛???
简直太有cp感了人设也讨喜
真的没有大大产尚桀夏萤的粮吗???

【卜岳】烈酒(二)

#大学生凡×酒吧老板岳
#带洋灵玩耍

  岳明辉的朋友圈里放了许多生活照,加了微信后卜凡第一时间便把那些照片存了起来还挑了一张做手机壁纸。卜凡简直成了个情窦初开的小迷妹。试想一下一个一米九二的迷妹式人物每天抱着手机就因为对方的一句早安晚安而开心的在沙发上打滚的模样?木子洋不敢想,反正他每天早上从卧室出来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场景。

  木子洋揽了他小弟的腰表示没眼看。

  不过卜凡这陷入爱情的模样倒真让木子洋悟出句话来,再轰轰烈烈的一见钟情最后也得循规蹈矩一步步来。就像卜凡每天的微信攻势,早安晚安加上人工天气预报,木子洋好几次都想告诉卜凡,岳明辉基本一天到晚泡在酒吧,鲜少出门,可当他几次路过看到岳明辉给卜凡发了他出门散步的照片后又选择闭了嘴。

  虽然木子洋对卜凡这样子是百般嫌弃,但作为室友加学长他还是要给自家学弟创造机会的。

  夜晚的酒吧是成年人的欢聚之地。酒吧的碰撞敲响夜里最华丽的乐音,吧台后面是调着酒的酒保。卜凡跟着木子洋穿过人群来到酒吧一角。围起的座椅形成一片小天地。岳明辉正轻啜着一杯酒,一如初见时那般令卜凡心动。在和岳明辉这段日子的相处中卜凡差不多了解到岳明辉与木子洋之间的关系了。岳明辉原是木子洋大学室友,后来毕了业岳明辉一边开了酒吧一边作编曲,木子洋交了自己音乐系的小男朋友,也会时不时从岳明辉这儿买些伴奏给小弟。方桌上还摆着几个杯子,两杯果汁一杯酒,卜凡自觉的拿了其中一杯果汁,便入了座。

  木子洋这次来找岳明辉一是想聚聚,二便还是说伴奏的事,两人相识多年相聊甚欢,卜凡插不进去嘴只看着岳明辉。岳明辉的模样一遍遍印刻在他脑海中,坐得久了,卜凡甚至觉得岳明辉脖颈间都带着酒香,卜凡原是个不喝酒的人,可现在他却想一头溺死在岳明辉的酒杯中,也尝一下岳明辉品过的甘甜辛辣。一见动心二见倾心,卜凡觉得自己莫过于此,并且他也突然意识到每天的早安晚安已经成了他的饮鸩止渴。

  或许是为了卜凡 木子洋拉了灵超去了酒吧里空着的小小唱台。木子洋拿了岳明辉的黑色吉他,坐在高脚椅上对着灵超温柔一笑,指尖轻拨,便是灵超前几天刚发的歌。麦克风通了电,整个酒吧就全是少年的好听歌声。岳明辉摩挲着杯壁,此刻这篇小天地就只有他和卜凡两个人。

  “凡子,你知道小弟这首歌唱的是什么吗?”

  卜凡摇头,这是他第一次听灵超唱这首歌。

  岳明辉轻晃酒杯,仿佛被杯中颜色艳丽的酒吸引去了目光,卜凡能看到他微翘的睫毛,轻眨又合。

  岳明辉说道:“这首伴奏是我做的,主题是……暗恋。”

  歌声尚未停止,卜凡坐得离岳明辉近了几分,岳明辉拿着他无辜眼神看着卜凡,内里的调笑他也没有丝毫的掩饰,卜凡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问:“哥,我能尝一下你杯里的酒吗?”卜凡也不知道自己这番是不是太过直白,他也不知道岳明辉能不能在酒吧并不明亮的灯光下看清他眼中的爱意。可岳明辉是个不遮掩的主儿,他拿起他的酒杯便直接碰上了卜凡的唇。

  木子洋带着灵超回来的时候卜凡已经没了影子了,岳明辉给灵超又倒了杯果汁,木子洋问他:“凡子呢?”

  回答木子洋的是岳明辉的轻笑:“喝了我的酒,跑去厕所了。”

  “他不是不怎么喝酒吗?”

  “对嘛,所以就杯口那一点,直接跪了。”

  他们正说着,卜凡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亮起,那是卜凡定的追番闹钟,顺手关掉闹钟,映入三人眼里的是卜凡桌面上的壁纸——一张特写的岳明辉。木子洋不禁笑出了声,岳明辉只挑了挑眉,把卜凡的手机关上,说:“就慢慢来呗……”

  灵超原本喝果汁喝的开心,却突然拍了木子洋的大腿。

  “怎么了小弟?”

  灵超摆出了一副懊恼的样子,说:“我刚刚唱错歌了……我应该唱‘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

  岳明辉无奈,只能回他一句:“儿砸,妈妈对你不好吗?”

  此刻因为和岳明辉间接接吻脸红到跑掉的卜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灵超的预定“后爸”了。
 

荣耀一班纪事

80.
  起哄大概要算作这个时代的学生的必备技能。
  周泽楷的美术课上,戴妍琦带头逼问周泽楷有没有女朋友,在一群少男及三个少女的逼迫下周泽楷点了头算作默认。
  班里掀起轩然大波,其中不乏男同学们的口哨声,就连班里两位小天使高英杰和乔一帆都默默鼓了掌。当然,只是这个程度是满足不了同学们的,于是戴妍琦又开始了女朋友是谁这个话题。这下他们一向少言的美术老师闭了嘴,脸都憋红了。
  这时江波涛路过一班,顺便趴了门口叫了地理课代表吴启交代点事。可没想到的是,周泽楷突然伸手指了江波涛,同学们一脸迷惑,直到周泽楷开口。
  “我男朋友。”
  班里一下子就静下来了。
  他们觉得,他们起的不是哄,是狗粮和寂寞。

【卜岳】烈酒(一)

#大学生凡子×酒吧老板岳
#为爱发电,反正我也甜不过正主

  这是卜凡第一次进酒吧。

  白天的酒吧几乎没有客人,茶色的窗与偷溜来的日光纠缠不清,入目的是他从未想象过的整洁画面,他叫不出名字的轻缓音乐落在他耳边。他的进入扰动了门上的风铃,几声玲珑作响,惊得吧台后面的人一个抬眸,将他分散的目光尽数吸引过去。

  卜凡自认为见过的好看的人不少,尤其是他所属的院系之中,哪个拿出去不是一个秀场好手。但是能像这个人一眼惊艳到他的,还是第一个。一张标准的东方面容,连眼眉中都透露着温和韵味,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扣子解到第二颗,露出令人遐想的好看锁骨。男人放下了手中的书扣在吧台上,双手随意搭在一起,银色的戒指抵着唇,恰到好处的笑容似乎是勾了卜凡的魂去。

  “要喝点什么吗?”男人带着点京片子口音,自然又洒脱,卜凡回过神来,便坐在了吧台旁边,他说:“来杯冰水就好了,我等人。”

  卜凡确不是来这儿喝酒的,他只是今天忘带了钥匙,同居的木子洋在城市另一头的拍摄场地,他原是想去灵超的学校拿钥匙,可是电话打过去,小孩清澈的声音告诉他小孩一大早就被他他洋哥带去看世面。卜凡一个刚来到这个城市一个月的大一新生没有地方去,无奈之下,木子洋给他报了这个酒吧的地址,让他来这儿等着。

  听见卜凡说等人,岳明辉便知道他就是木子洋给他打电话让他关照的人。他照着卜凡的要求给他倒了杯冰水,六棱的杯被他推到卜凡面前,他的指尖沾了点水珠,落下卜凡眼里别是一番景象。岳明辉不是个喜欢冷场的人,原是扣着的书被他合上,介绍自己道:“我叫岳明辉,洋洋的朋友,他说他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带着超儿回来了,你不用着急。”

  岳明辉的温和语气倒消了卜凡心中一丝紧张,他是个自来熟的人,他喊了人声“岳哥”,听得人几分欢喜。酒吧里就他们两个,几番交谈下来,卜凡杯里的冰水都见了底,岳明辉拿过仍冰凉的杯,问他:“来我这儿,不喝杯酒吗?”

  卜凡摇了摇头,说道:“我很少喝酒,还是算了吧,醉了让哥看笑话。”

  也许是两人相熟了些,岳明辉的手约越过吧台摸了摸卜凡发顶,言语中调笑意味低低沉沉。

  “不喝酒也好,你要是发了酒疯哥可真镇不住你呀。”

  话音刚毕,两人都笑了起来,卜凡偷偷捏住衣角,岳明辉无意间的动作简直要掀起卜凡心中波澜。 

  等到后来木子洋和灵超来接他时他还恋恋不舍不想走,回家的路上他像木子洋要了岳明辉的微信。

  看着笑的一脸痴相的卜凡,木子洋带着自家小男友给了卜凡两个几乎没有杀伤力的白眼,木子洋一边把岳明辉的微信号发过去一边懒洋洋开了口。

  “凡子,一见钟情呵 ,你完了。”

                           ——tbc——

占tag致歉!

加了几个tag,望自重

皮卡邱:

是不是那时候出来力怼那些语c群宣传占tag的那些太太们都退圈或者少出现了,所以现在这些个妖魔鬼怪又出来了?最近总看到不说,现在是连占tag致歉这样的场面话也不说了?反正我小透明一个不怕得罪谁,有话就说。既然你们占tag不嫌丢人那我更不嫌丢人,我就站出来说一句:麻烦那些语c群宣传的通通不要带cp的tag!个人认为进tag等妹子们都是想看图和想看文的,不是想看满屏二维码的!麻烦你们要宣传用别的tag!或者干脆去空间宣!本来偶尔看到一两个我真的是想忍了的,但是发现最近越来越多,而且真的是到了那种连占tag致歉这样的话都不说的地步了,我虽然人微言轻,可就算没人理我也要说一句,麻烦你们行行好,还tag一片净土吧!
在这里真心带tag致歉,都是我随手带的,就是希望能有人看到。以上观点仅代表个人,如有不妥之处,一经提醒看到后我会立刻删除,也请那些宣群的二维码狂魔们自重!